北纬90度瞬间 一一远征北极点日记第22篇

2016-08-14司马南阅读 525Top of the World – Carpenters
http://a.meipian.me/4x68l64

北极点 一艘红色的大船终于将我们载到了北极点。 白雪蓝天,一片澄明。 2016年7月16日船上时间7:00.莫斯科时间早上5:00点。 与春晓两人远征北极点,至此大功告成。 乌拉乌拉,我们随着人群欢呼着跑向甲板。

那里早已是人头攒动,所有人都在欢呼着跳跃着,激动地喊着。

中国游客拥着国旗照相。 人们能够想到的任意方式欢庆胜利。 船方备了香槟,许多人手上拿着香槟的酒杯,彼此间碰杯祝福,拥抱欢笑。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充满了欢乐和激动,都急于要记录急于要表达,相同的共同的情感需要共性化的表达,拥着国旗照相是最好的选择。 我采访每一个人,请他们发表感想。好些人激动得组织不成完整的句子。 据称历史上第一个到达北极点的是美国人皮尔里(现在大有疑问,基本上不确),据记载,他到达北极点的时候,也是激动保无以言表,插上一面美国国旗,然后在国旗的一角写下当时的时间和自己的名字…… 不管他是不是到达了北极点,不管他是不是到达北极点的第一个人。他插上一面美国国旗的举动,与我们这些人举着国旗欢呼跳跃,心情都是一样的。

我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旗,这位台湾大哥拿出了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在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场合,突然间出现的这个画面,引发的对这个问题的不同认识。 一般而言,海峡两岸同属于一个中国,两岸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台湾游客大陆游客都是五十年垓动力破冰船上的游客,目标都是北极点,这样说大家都是认同的。 但后来这张照片被指责为犯了错误,有人反复提醒我这张照片可不能发出去啊,这有“两个中国”之嫌……我很欣赏同行者高度的觉悟,敏锐的嗅觉,对大是大非问题,胡同大爷脑子当然清楚。 在节目中,当着这位擎着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子的台湾大哥的面儿,我做了大意如下的阐释: 此刻大家看到这个画面,不知道您作何感想?我们现在是在北纬90度的地球的极点,这是一个不隶属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国际区域,这位台湾来的大哥手里拿的这面“青天白日满地红”,表明他从台湾来,我擎着五星红旗表明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两个人都是中国人,同属于一个中国。他拿着那面旗帜,代表了1949年之前一段时间的旧中国,我的五星红旗代表的是1949年之后的新中国。 这面青天白日满地红,当年在中国大陆到处都是,但随着旧政权的瓦解和19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面旗帜在中国大陆境内成了被推翻的蒋家王朝的代表,它不被承认,不具有合法性,当然,它也不是“外国国旗”,而是中国国内战争残留物,是历史的残留物…… 此刻台湾大哥举这面旗帜,这是他的个人行为,需要强调的是,这面旗帜并不代表台湾,只代表台湾的一些人的残存的政治意识。 在联合国,在世界上正式的国际组织当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奥运会开幕式最能够说明这个问题了,台湾代表旗上面写的是“中华台北”,也就是说,只有承认了你是中国的一部分,你才可以在过正式的国际组织当中以恰当的身份出席,而如果你强调你是什么中华民国,举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对不起,那就没你的份儿了。因为1971年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已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国民党集团的代表已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被驱逐出去。 现在在那个海岛上发生了更复杂的情况,国民党的执政权力已经被民进党两度取代,而这个民进党的党纲当中,明确是要搞台湾独立的,因此,强调一个中国,不给台独份子以任何可乘之机,便成了一个重大原则问题。 …… 台湾游客有一个特点,当听到我讲这些政治原则性非常强的言论的时候,他们佯作不听,其实在听,但听过之后不做任何反应。赞同我观点的人在其后的时间里面悄悄地与我交流……

我问:在您唱过的所有歌里,如果要表达此刻激动心情,哪一首歌现在播放是最合适的? “当然是《北京颂歌》”他脱口而出。 接下来他用悠长的抒情的语调朗诵了《北京颂歌》的歌词,听过这歌曲的人很多,听过歌词朗诵的人怕是不多吧……

酒不醉人人自醉,只因抵达北极点。 胜利的酒啊,千杯不醉……

领队曾先生与四朵金花 大冷的天儿,美丽冻人。

说不尽此刻的欢乐 人们用各种不同的排列组合拍下这个激动人心的照片

这张合影人比较多,但也没有我。 我和李春晓一直忙着工作

来自西安的曹姑娘,极地雪莲

画面里终于有了我的身影。 瞧这照片拍的,我这啥表情啊!

我们两个都进了画面。 一张照片里,大家看着不同的方向,原因只有一个一一摄像师比较多,不知道看哪一个镜头。 有效的简单的经验是:大家同时看一号机,依次是2号机、3号机、4号机、5号机、6号机…… 若无人喊一嗓子,大家各行其是,就会出现视线不一的怪异效果。

广角不够,还有很多人没有被摄入

连同这张照片在内以下3张,是我从王克伟先生的相机里转来的。到了北极点,我依然是个话痨。一个人说话的脱口秀节目每天半个小时,如果你不是话痨,就没有办法支撑这个节目。

嘻嘻哈哈,风趣幽默,满身是戏的探险队长,在整个船上是主持人,所有重大仪式都是由他来串场,可一但进入工作状态他立马换了一个人一脸严肃

中国人到北极点也端着香槟,但多半是举杯示意,更多的是享受端着香槟的那种仪式性的感觉。到达北极点的老外,端着香槟真往嘴里倒。 端着香槟,聚在甲板上,以室外聚会的方式到达北极点,这也太优雅了。与100年前那些九死一生探险北极的勇士相比,我们几乎没有什么付出,便收获了丰盈的回报。

来自哈尔滨的一对老夫妻围着老乡合影。

端着香槟酒的是来自云南的浦敬中先生,他偏于严肃,话也很少,此时激动得难以自持

探险队长从船长驾驶室来到甲板与大家一起狂欢,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 曾领队首先与他合影。

专业摄影工作者成了别人镜头中的男一号

到达北极点要作航行纪录,看船长的眼神。

怎样证明到达了北极点? 在船长室,这个彩色最鲜艳的GPS显示屏,89.59.999,这时已经无限地接近了90度,随着破冰船的循行,人们沸腾的心要跳出来。 老王大哥说,他在另外一块班彩色的显示屏上看到了90度的字样,很遗憾,我没有拍到。

甲板上国旗飘扬,人们欢呼喊哑了嗓子

广袤的北极冰原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批来到北极点的游客了。

高个穿黑衣服的先生即是南极去过三次的老王大哥,他极地经验丰富,很多具体的事情大家都要请教他

守候在船长室,工作人员也紧盯着这块表。

中文翻译伊利亚忙得不可开交,一会儿被喊到这边,一会儿被喊到那边。

伊利亚用俄文和中文播报接近北极点的具体的数字,10海里,8海里,6海里,5海里……500米,400米,300米……

并非是船长亲自操盘,船长是指挥官,负责下达最重要的命令,具体操纵这条大船的是这位先生。 开船原来是这个样子。

设备太多了,扛着机器不知道拍哪里为好,我也是一头雾水,心里紧张,浑身是汗,眼睛里看到的是诸多的人影眼花缭乱的仪表

船长驾驶室里到处都是望远镜

伊利亚不断地说话,发布接近北极点的具体的指令和数字,每次他说话的时候,摄像机都会对准他

接近北极点的最后一刻,其他的游客都被请出了船长驾驶室,我们幸运地被留下来了

很淡定,一直站在这里,不知其身份。

About the Author

By visit / Administrator, bbp_keymaster

Follow visit
on 8月 17, 2016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